首頁 > 資訊 > 正文

中國工業迎來“小時代”?“小時代”背后的邏輯?

發表于:2020-07-26 21:11:51  來源:互聯網  訪問:

  國務院新聞辦7月23日上午舉行新聞發布會,工業和信息化部相關負責人表示,今年上半年,工業生產基本回歸正軌,新產業(160.850, -15.15, -8.61%)新業態逆勢增長,通信業運行總體平穩。

  工信部表示,今年上半年,中國工業生產主要指標穩步回升。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1.3%,降幅比一季度收窄7.1個百分點,其中二季度增長4.4%,產銷形勢好轉。在41個工業大類行業和31個省市中,6月份有26個工業行業和29個省市增加值實現正增長。

  二季度全球貿易顯著萎縮,而中國出口增速反彈大超預期。6月WTO發布的報告預估,二季度全球貨物貿易同比降幅約為18.5%(美元計價),而中國則實現了0.1%的微弱正增長,同期中國出口占全球市場份額創下了歷史高點(參見,崔曉敏、徐奇淵,《中國出口占全球份額達歷史高點》,《財經》,2020年7月12日)。

  事實上,總體的工業生產恢復狀況也比較好。二季度工業GDP增速達到4.4%,較一季度的-8.4%大幅反彈,特別是6月的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了4.8%。種種跡象表明,中國工業生產已經比較接近正常增速水平。上述情況也得到了工業企業用電量、耗煤量,以及大宗商品進口快速回升等數據的印證。與此同時,服務業的恢復進程相對滯后二季度服務業GDP增速僅為1.9%。

  不論是國內外的比較,還是中國二、三產業之間的比較,兩者都顯示出:中國工業活動表現相對強勁,似乎迎來了久別的“小時代”。

  什么是中國工業的“小時代”?

  如果觀察工業、服務業的GDP增速對比關系,建國以來大半個世紀可以分為以下三個階段:

  第一階段:1996年及以前的大部分時間,工業GDP增速都快于服務業增速。結果是工業在GDP中的占比不斷上升。

  第二階段,從1997年開始出現了總需求不足、產能過剩的問題。直到2013年的這一時期,工業部門增速與服務業增速大體一致。從另一個角度看,工業在總體GDP中的占比較為穩定。

  第三階段,2014年進入新常態之后,工業增速顯著、持續低于服務業增速,工業占GDP比例出現下降趨勢,中國進入了產業結構的深刻調整時期。

  上述三個階段,是大部分工業化國家都經歷過的產業結構變遷,是長期的觀察視角。有趣的是,在服務業增速逐步超過工業增速的過程中,出現了兩次不太和諧的逆轉。即2003年-2004年、2009年-2012年這兩段時間,工業增速一度顯著上升、并短暫地反超服務業增速,在GDP中的占比也重拾升勢。這就是中國工業曾經擁有過的兩次“小時代”。

  圖1:工業增速、服務業增速的對比關系經歷了三個階段

  數據來源:國家統計局,WIND數據終端,2020年

  再次進入“小時代”的三個端倪

  疫情對中國經濟造成沖擊之初,工業、服務業雙雙大幅下行。而近期的三個信號顯示,中國工業可能正在迎來第三個“小時代”。

  端倪之一:全局來看工業生產恢復明顯好于服務業

  服務業生產指數的同比增速,是剔除價格因素之后的物量指標,反映了當月服務業相對于去年同期的產出變化。工業增加值指數同比增速,則反映了同口徑的工業部門的產出增速。

  對比兩者的歷史表現可以看到:疫情發生之前,服務業生產指數持續高于工業增加值指數,這與2014年以來工業、服務業的增速對比關系完全一致。而疫情發生之后,工業生產活動一度受到更大沖擊,但是3月工業部門同比增速就超過了服務業。6月,工業部門同比增速達到4.8%,不但超過服務業增速,而且已經基本上回到正常增速區間。同樣在6月,服務業同比增速低于去年同期近5個百分點。

  圖2: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恢復情況好于服務業生產指數

  數據來源:國家統計局,WIND數據終端

  端倪之二:小微企業狀況也表明工業顯著好于服務業

  根據“經濟日報-中國郵政儲蓄銀行”共同發布的小微企業運行指數(PSI),2020年6月,只有制造業小微企業的運行情況恢復到了疫情之前水平,其他行業小微企業狀況均不及疫情發生之前。這從另一個側面說明,小微企業運行狀況面臨更多困難,弱于大中型企業的表現。

  6月小微企業運行狀況的另一個明顯特征是:制造業、建筑業小微企業運行狀況,均超過、或較為接近疫情之前的水平。而服務業當中的交通運輸業、批發零售業、住宿餐飲業的表現則明顯更弱。其中,住宿餐飲業的小微企業運行指數仍然低于疫情發生之前水平20%。

  圖3:6小微企業運行指數也表明:工業明顯好于服務業

  數據說明:100表示疫情之前(2020年1月數據)的水平。數據來源:“經濟日報-中國郵政儲蓄銀行”小微企業運行指數(PSI),WIND數據終端。

  端倪之三:工業用電量恢復狀況也明顯好于服務業

  6月工業、服務業用電量同比增速分別為4.3%、7.0%,服務業用電量增速更高。不過,兩個部門的單位GDP耗電量完全不同,因此兩者增速不能直接對比。其中,6月工業用電量的同比增速為4.3%,但是已經達到了歷史表現的中等水平,而服務業用電量同比增速為7.0%,但是仍然處于歷史數值的較低水平。

  具體而言,在2018年初以來的28個月當中,6月工業用電量處于54%的排名,幾乎處于歷史平均增速的中間狀態。而6月的服務業用電量則處于79%的排名,顯然處于歷史平均增速的更下游。為了使圖4顯示更清楚,這里使用了2018年初以來的數據,如果使用2009年以來的117個月的數據,則兩者的排名分別變成56%、80%,結果非常穩健?梢,從工業、服務業用電量的相對恢復水平來看,工業生產狀況也明顯好于服務業。

  圖4:2008年2月以來,工業、服務用電量的同比增速

  數據來源:國家統計局,WIND數據終端

  “小時代”背后的邏輯?

  中國工業的“小時代”已經初現了三個端倪,那么第三個“小時代”是否會來臨?這和“小時代”背后的邏輯密切相關。

  從前兩次“小時代”的歷史邏輯看,回到圖1揭示的兩個“小時代”:2003年-2004年、2009年-2012年這兩段時間,工業增速顯著上升、短暫反超服務業增速,工業的GDP占比也重拾升勢。

  這兩個“小時代”均發生在特殊時期:前者發生在非典疫情暴發和后疫情時代(2003年-2004年),后者則發生在全球金融危機及其后危機時代(2009年-2012年)。為什么工業增速放緩、服務業增速的趕超,會被上面兩個“小時代”短暫的打斷?答案顯而易見:其一,兩個“小時代”當中,居民部門的消費者信心、消費需求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沖擊,從而導致服務業恢復較為滯后。其二,政府部門推動的基礎設施建設,帶動了其他行業固定的資產投資和相應的工業生產,而對服務業、尤其是消費型服務業的帶動效應較為滯后。

  本輪“小時代”的疫情邏輯

  現在中國工業正在迎來的“小時代”,邏輯大體相似,但也有特殊因素:

  其一,這次疫情的特殊沖擊,對交通運輸、住宿餐飲業、電影院線等線下服務業直接產生了更長時間的影響。

  其二,疫情使得居民消費結構發生變化,將更多對服務業的消費轉化為對制造業產品的消費。一方面,前述服務業支出大幅下滑,為了維持效用水平相對穩定,需要消費更多的制造業產品。另一方面,一些制造業產品可以直接替代服務業產品,比如居民購買理發器代替理發服務,購買更多的油鹽醬醋、面粉來替代外出就餐。這使得居民消費結構本身也可能更多的轉向商品消費。

  其三,過去5年,中國國際收支的旅游項下,每一年逆差均超過2000億美元。預估今年國際旅游的逆差將大幅縮小,這些境外支出將轉向境內。而且根據前述分析,也將有較大比例轉向國內商品消費,同時其轉向服務業消費也會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。

  其四,在多方面政策支持下,基建投資在5月、6月的當月增速已經回到了接近10%、甚至超過10%的水平,預計下半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將維持在10%-15%之間,這將從需求端帶動工業生產活動維持在較高水平,而對服務業生產(尤其是消費型服務業)的拉動效應則較為緩慢。

  這輪中國工業“小時代”的特點

  我們將可能看到,本輪中國工業“小時代”具有以下特點:

  首先,這確實是一個結構特征迥異的“時代”,三次產業結構變化將與歷史趨勢發生暫時性的偏離——工業生產增速超過服務業部門,而且將持續一段時間。二季度工業增速大幅高于服務業增速近3個百分點,這可能是“小時代”的開始。我們將會看到,工業部門和對應需求端的非消費性需求,將對后疫情時期的經濟增速起到主要支撐作用。同時,工業品占GDP比例也將出現暫時上升。這一邏輯和2003年-2004年、2009年-2012年兩個小時代的邏輯基本相似。

  其次,這是一個“小”的時代。一方面,持續時間可能較短。目前來看,工業品部門將迎來為期四個季度以上的“小”時代,具體持續時間與全球和國內的疫情形勢有關。但是最終,工業品部門增速還將回歸到低于服務業增速的常態。另一方面,和第一輪2003年-2004年相比,本輪小時代缺乏強勁外需的支持;和2009年-2012年相比,本輪工業小時代缺乏巨量基建投資的支撐。因此,本輪中國工業的小時代,更多是相對于服務業疲弱角度而言的“小”時代。

你該讀讀這些:一周精選導覽
}首頁
Copyright © 2018-2020 http://www.duniadigito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投稿客服QQ:67650701
粉嫩小仙女自慰白浆流桌子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