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資訊 > 正文

美國影業瀕臨絕境 流媒體眾神之戰剛剛打響

發表于:2020-07-26 21:23:31  來源:互聯網  訪問:

  “如果接下來幾個月都沒有大片上映,以后就不會有電影院了。”一位美國電影院高管如是說。

  全美階段性復工的熱潮中,電影行業依舊深陷泥潭。全球疫情常態化或將迫使電影行業徹底洗牌,奈飛(Netflix)等流媒體平臺在疫情期間異軍突起。在經濟重啟與疫情失控的一片混沌之中,流媒體的春天真的來了嗎?

  院線復工無望 零票房壓垮電影公司

  近日,紐約市已經進入第四階段復工,這原本代表著復工進程的最后階段,包括教育、休閑和娛樂設施都將對外開放,意味著市民們的日常生活有望恢復到疫情爆發之前的狀態。然而,紐約州長安德魯·庫默 (Andrew Cuomo) 表示電影院、健身房、博物館、大型購物中心等室內文娛場所在第四階段仍需保持關閉。除紐約州以外,包括新澤西州、加州等政府都下令電影院需繼續保持關閉,且未明確復業時間。

  面對如此強硬的管制,AMC、Regal、Cinemark等多家美國大型電影院線把新澤西州長菲爾·墨菲 (Phil Murphy) 等告上法庭,認為新澤西州不允許電影院復業是違法行為。訴狀中指出:“被告的區別對待違背了美國憲法和法律”。原告支持政府采取公平合理的措施,但新澤西州在允許其他特定機構開門的情況下,要求電影院全面關停則不合理、不公平,涉嫌違反原告的第一修正案權利。

圖片來源:CNBC

圖片來源:CNBC

  美國解封的舉措并稱不上“保守”。中國電影(14.700, 0.13, 0.89%)院直到7月20日才在低風險地區謹慎重開,且實施嚴格的防護措施,這距離4月初武漢解封都已經過去了3個月有余。而美國目前7月以來日增病例基本都在5萬例以上,繼續關閉影院是政府為數不多的明智之舉之一。

  對于電影院來說,此次疫情的余波可能將更長也更強烈。作為銀幕數全美排名第一的連鎖院線,萬達集團控股的AMC早在今年3月就聲明稱公司從4月開始不再支付旗下影院的租金、解雇600名員工,并對包括CEO亞當·阿倫 (Adam Aron) 在內的25000名員工都暫時停職以留存現金,保證公司現金流與健康危機解除后能夠繼續營業。即便如此,依然攔不住華爾街對于這家老牌院線巨頭的看空,分析師們表示“AMC的業務形態并不健康,沒有足夠的現金流很難熬過去”。

  今年以來,AMC的股價已經由年初的7.46美元近乎腰斬,7月24日收報4美元。此前甚至一度傳出破產新聞。

  電影院繼續關門也就意味著“0”票房的日子依舊看不到頭。市場調研公司MoffettNathanson 六月發布的最新研究報告顯示,整個美國市場2020年度票房收入預計將減少一半,從2019年的114億美元下降到55億美元,降幅高達52%。票房的大幅跳水無疑襲擊了電影行業的每個角落。

  大公司在財務狀況上的承壓,也導致了普通的從業者在這場風暴中無法獨善其身。美國娛樂工業工會統計的數據顯示,此次疫情截至3月就已至少導致12萬名好萊塢劇組人員失業。

  根據電影協會的預計,電影電視行業在全美直接提供了89.2萬個就業機會,大部分人將在本次危機中失去工作,其中12.5萬的電影院工作人員幾乎全部面臨失業。這一情況比起2008年經濟危機要糟糕許多。08年危機期間,電影行業只失去了約3.1萬個工作崗位。

  影片上映無望 發行商接近崩潰

  作為產業鏈的上游,電影發行商也在本次疫情中受到重創。大量囤積的影片因電影院無法只能無限延期上映時間。日前,華納兄弟宣布將知名導演克里斯托弗·諾蘭 (Christopher Nolan) 新片《信條》撤出8月12日的檔期,新檔期待定。這已是華納第三次延檔決定,最初的上映時間是在7月17日。

  據了解,拋開成本不算,單是在疫情爆發之前《信條》在全球的宣發費用就達到了2億美元。華納影業主席托比·艾默里奇 (Toby Emmerich) 表示:“我們很快會宣布該片在2020年的新檔期,我們的目標一直是保證影片能有好的票房,也能支持我們的影院伙伴能盡快獲得好的內容,以便安全地重新營業。”

圖片來源:ABC

圖片來源:ABC

  早前,美國MKM Partners分析機構認為,美國影院9月前大規模重開可能性很小。截止目前,原定今年9月11日上映的《招魂3》也再次推遲到2021年6月4日。迪斯尼已將定于8月21日上映的《花木蘭》從影院上映的日程表中刪除,這意味著該電影的上映會無限期延遲。而《花木蘭》僅僅是迪斯尼眾多調檔影片中的一部,目前所有的《星球大戰》和《阿凡達》系列電影都計劃推遲一年發行。

  由劉亦菲主演的《花木蘭》上映之路可謂一波三折。電影自選角到內容都充滿爭議,造成“影片未映,差評先至”的尷尬局面,抵制的矛頭也都不約而同地指向花木蘭的扮演者:劉亦菲。試片口碑的不理想導致制片商斥巨資進行大規模重拍。原定于今年3月27日的首映也因全球疫情一拖再拖。從推遲上映至7月24日,再到8月21日,直到如今宣布無限延期,不知這部中美大制作何時才能與觀眾見面,片方想要回本更是遙遙無期。

  目前電影市場存在一個悖論,發行商覺得大部分影院沒開門,大投資影片上映票房沒有保障;而影院則抱怨沒有大投資影片上映,觀眾不會冒著風險來影院。

  一位美國電影院的高管表示:“如果接下來幾個月都沒有大片上映,以后就不會有電影院了。”

  Netflix異軍突起 海外流媒體打響“眾神之戰”

  伴隨全球疫情的爆發,數字娛樂進一步走進觀眾視野。于上周剛剛公布第二季度財報的流媒體平臺Netflix,無疑是這次疫情的最亮黑馬。公司二季度實現營收61.48億美元,高于分析師預期的60.8億美元,同比增長24.9%;凈利潤達到7.2億美元,同比大增166%。

  二季度Netflix凈增付費會員1010萬人,去年同期為270萬,好于公司早先750萬的預期。2020年上半年公司付費會員凈增的2600萬人,幾乎可媲美2019年全年2800萬的增長。公司預期隨著用戶復工,付費會員增速將會放緩,但公司對全球付費會員的長期增長趨勢預期不變。

  雖然投資者對于Netflix下半年的用戶增長展望并不滿意,季報發布后股價有所回落,但今年以來至今,Netflix的股票還是堅挺上漲了45.9%,顯著跑贏大盤。

 圖片來源:Fox Business

圖片來源:Fox Business

  Netflix在今年上半年持續輸出原創優質內容,包括《養虎為患》《太空部隊》《雪國列車》等美劇,以及真人秀《欲罷不能》。在海外,Netflix面向韓國市場推出新一季《李尸朝鮮》,而平臺上最受歡迎的非英語內容《紙房子》(西班牙),也在今年4月播出第四季。疫情影響疊加優質內容,Netflix想不增長都難。

  然而,海外流媒體的“眾神之戰”早已開啟。去年下半年,蘋果推出自家流媒體服務Apple TV Plus,并將砸下60億美元制作內容。隨后亞馬遜表示也將投入50億美元用于Amazon Prime Video的內容建設。Netflix雖然深耕內容領域多年,但對手也不惜砸重金買優質內容、簽約頂級導演和演員。此外,蘋果、亞馬遜也已通過不同軟硬件入口,沉淀了海量用戶規模?梢钥闯,在流媒體賽道上,各家都有“一技之長”。長期來看,Netflix處于的競爭環境不容樂觀,后續將面臨更大生存挑戰。

  線上與線下之爭:影院獨特性將被取代?

  此次疫情使傳統影業不得不承認流媒體的前景可期。而日漸焦灼的流媒體競爭也引發了好萊塢的加速變革。除了有科技血統的蘋果與亞馬遜,好萊塢的多家電影公司也都紛紛布局,推出了自身的流媒體服務。迪士尼擁有Hulu、Disney+、ESPN+ 矩陣;華納兄弟推出自己的流媒體平臺HBO MAX;環球影業則在今年6月宣布開啟流媒體服務平臺——Peacock。

  疫情期間,好萊塢電影公司的流媒體平臺正好可以在這個新賽道上接受一次“試車”。環球影業的《魔發精靈2》可謂是融合傳統與線上平臺的一個不錯的成果。此外,華納兄弟公司的動畫片《史酷比狗》,以及迪士尼的奇幻大片《阿特米斯的奇幻歷險》,派拉蒙的真人電影《海綿寶寶:營救大冒險》也都取消了影院上映,直接通過視頻點播的方式播出。

  目前看來,對于發行方來說,在流媒體上放映大制作的影片收益很可能遠低于院線上映。以湯姆·漢克斯的新片《灰獵犬號》為例,由于出品方索尼急于收回5000萬美元的制作成本,蘋果只花了7000萬美元就獲得了該片版權在Apple TV +上線。按漢克斯的平均水準來算,他此前每部影片在美國國內的平均票房就達到1.63億美元左右,一般來說《灰獵犬號》這樣的嘔心瀝血大制作票房應當遠高于平均水平。

  流媒體有限的收益、諸多的不確定性以及院線面臨的無限期關閉,可能會嚴重挫傷整個電影行業制作大片的興趣和能力。

  電影院確實有它不可替代的獨特性,但隨著社會的變遷和互聯網的發展,傳統影院勢必會被分走一杯羹。如今新冠疫情徹底打破了線上與線下之間的平衡點,不僅讓電影院線感到絕望,更使市場重新定義電影行業,并思考其發展與未來。

  此次Netflix等平臺借疫情大放異彩,使人們看到了流媒體平臺的更大潛力,越來越多的人們主動或被動地轉向線上觀影。即使疫情結束,影迷的觀影習慣或已完全轉變,傳統影業的生存空間被壓縮大概率是個長期趨勢,電影產業鏈很可能將因此發生轉型。本輪傳統影業對陣流媒體敗局已定。接下來,就看各大流媒體平臺之間的“眾神之戰”了。

你該讀讀這些:一周精選導覽
}首頁
Copyright © 2018-2020 http://www.duniadigito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投稿客服QQ:67650701
粉嫩小仙女自慰白浆流桌子上